献给魏特琳最好的生日礼物!南京民间收藏家发现她填写的报销单

9月27日,是国际友人明妮・魏特琳的生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 作为金陵女子大学的“代理校长”,明妮・魏特琳将校园设为避难营,保护了一万多名中国妇女和儿童,使他们免受侵华日军的伤害。近日,南京民间收藏家陈西民和他的女儿陈一华惊喜地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他们在藏品中发现了魏特琳亲笔填写的单据。

1919 年秋,魏特琳受聘为金陵女子大学(以下简称“金女大”)教育系主任兼教务主任,并代理校长职务。南京大屠杀期间,她将校园设为难民营,保护了一万多名妇女和儿童。

当时,魏特琳白天为难民忙碌奔波,夜晚,用日记的形式记录日本侵略者的残酷暴行。日记自1937年8月12日至1940年4月14日,记录了侵华日军从轰炸南京、进攻南京到南京大屠杀及侵华日军在南京进行殖民统治的全过程,成为揭露南京大屠杀真相的第一手原始资料。

这次,她填写的单据在民间被发现也很偶然。9月27日,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了南京民间收藏家陈西民和她的女儿陈一华。多年来,陈西民一直专注于民间收藏。 这批藏品收藏有十来年了,女儿在整理资料的时候发现的,我们很意外也不太敢确定。 陈西民说。

大约在两个月前,陈一华在一沓单据藏品中发现了这两张英文单据,上面有魏特琳的签名。她记得之前爸爸给她发过一张魏特琳签名的图,和这两张单据字迹很相似。

就在前几天,陈西民带着单据去了南京师范大学,请金陵女子学院的副院长杨素萍看看。“她觉得很像魏特琳的字,之后还专门请了学院的一位英文老师前来辨认。”

9月27日下午,记者在南京师范大学看到了这两张英文财务报销凭证,纸面微微泛黄,但保存相对完好,字迹清晰。一张是1930年9月10日的财务报销凭证,用于支付金女大附属实验中学一名任课教师的课时费,一共56小时,共计12美元。签名处能看到 Minnie Vautrin 的字样。另一张是1930年9月18日,3套政府课程指导书,一共2.25美元,落款处也有同款签名。

相似的字迹,“Minnie Vautrin”的名字,1930年…… 这些线索都让大家觉得这很可能就是魏特琳当年留下的。

“我们和陈先生做金女大一系列财务报销凭证辨认的时候,很惊喜地发现了魏特琳的签名报销凭证,心情是很激动的。”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副院长杨素萍告诉现代快报记者。

1930年,魏特琳是金女大教育系的系主任,同时也担任学校教务长,主要负责金女大附中的教育管理。由于她在美国读书时,受过很正规的师范教育,所以金女大的师范特色很鲜明。不少从金女大毕业的学生,会去当老师。魏特琳提出并在金女大校园内设立了附属实验中学,作为毕业生实习教学场所,这在当时也是开先河之举 。值得一提的是,后来,金陵女子大学附中与金陵大学附属中学合并,成了金陵中学的前身。

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严海建,曾经参与过金陵女子大学校史的研究撰写。他比对了一下魏特琳的笔迹和签名:“当年翻译魏特琳日记的时候,她的签名看得比较多,(单据)签名应该就是魏特琳的签名。”严海建介绍说,民国时期,金陵女子大学的招生规模不大,在校生不多,所以当时的教师都是身兼数职,一方面参与学校的管理,另一方面也有教学任务。而魏特琳除了校内工作外,还参与很多校外的社会服务工作。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张生,在看过这两张英文财务报销凭证后判断,这就是魏特琳的字迹。“她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保护妇孺的事迹,大家都耳熟能详。现在见到她的真迹,很珍贵。”

“魏特琳对南京做出过很大的贡献。以后有机会,会将这两张藏品拿出来展览。”陈西民说。

这个消息让陈一华也很激动,她很庆幸自己发现了这两件藏品,“很高兴,今后也会将它们珍藏起来。”

今年 28 岁的陈一华,从小受到父亲的影响,现在她接过了父亲的这些珍贵藏品,在不断整理学习。她说:“父亲收藏的文献档案,如果只放在家里不进行整理和挖掘,可能仅仅就是几张纸,我希望能深度挖掘,发现这些藏品所承载的历史,让这些历史档案能真正地活起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