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斗彩与釉里红的艺术风采!

写雍正瓷器艺术品真可以入魔,看什么都拔不动腿,可是谁有这么大的财力,只有国家力量,拯救历史上评价最高的瓷器艺术品能离开雍正吗?关键 是雍正的什么品种都是超级的优秀。

目前雍正斗彩拍卖价最高的是苏富比的拍品【 清雍正 斗彩水波寿石团花纹天球】,拍卖价:3100万元人民币。

拍卖价值高的怎么全是苏富比的拍品,谁研究的到家,谁就敢接受雍正斗彩的光彩,那么,我们开始深入研究雍正斗彩吧!

斗彩最亮的明珠当属成化斗彩,除了有个成化斗彩二点八个亿的记录至今未破,当然成化斗彩的确出色。后人一直在赶超,至今未超过,雍正斗彩只能算是明成化以来的第二个斗彩艺术的高峰。

都是成熟的斗彩工艺,为什么还有如此差距巨大的高低之分。今天怎么就做不出那样争奇斗艳的斗彩呐?康熙、乾隆都做不到,嘉庆道光、清晚期民国都做不到,今天的景德镇工匠们做到了吗?多么希望今人做的比他们还要好,可是做出来了就没有那个味道,什么味道?无法言说的艺术味道!

雍正斗彩胎土选料精细,淘洗、制坯工艺有了很大提高,烧制温度适度,故胎体白净细润,胎薄体轻,釉质温润,光洁如玉。

花鸟人物图案,施彩薄而浅淡,填彩精确,很少溢出青花勾勒的轮廓线。雍正斗彩色彩丰富,有红、黄、绿等十几种。

而且雍正斗彩又开粉彩和青花相结合的先例,使色彩更有柔和之感。且烧成后呈色深浅不一,更具层次感,调色明快,纹饰鲜明而真实,施彩薄而浅淡,填彩准确,很少漫出边廓,较康熙斗彩更加清秀明丽。雍正民窑斗彩彩绘较官窑相比色彩不甚鲜艳。

雍正斗彩纹饰有龙、凤、牡丹、锦鸡、云蝠、海兽、鸳鸯、花鸟、花蝶、松鼠、花果、团花纹。另外,还有八仙人物、八吉祥、婴戏、仕女、八宝、松竹梅等纹饰。

以花卉为主,突出的图案有“八蛮进宝”、蝙蝠、鹿等。整个风格类似成化,趋于清逸。如风竹碗,寥寥几笔,风竹摇曳,给人以淡雅的感觉。

雍正斗彩瓷器除了一般的盘、碗、杯、碟外,还有瓶、壶、尊、罐等大型器皿,以及盒、花插、文具、盆洗等品类。

瓶类大多仿永乐、宣德时期的梅瓶、天球瓶,仿正德时期的瓜梭瓶,仿嘉靖、万历时期的葫芦瓶。在这些瓶身上面加饰多层斗彩装饰,美丽端庄。

一类是当时流行的造型,如壶、洗、盂、灯座以及尊、瓶等大件器。大件器物制作规整,绘画精巧。

此时的景德镇御窑厂“每年要供御一万六七千件”,生产则要达“二万五千件”之多。

雍正斗彩器底款多为“大清雍正年制”楷书款,“大明成化年制”仿款,另有仿成化“天”字款。

仿古器上书写“大明成化年制”楷书款,少数器物上面书写仿“大明宣德年制”或“大明嘉靖年制”以及“大明万历年制”等款识。

清代雍正时期,斗彩工艺高度发展,是继明成化以来的第二个高峰期。雍正斗彩在康熙斗彩的基础上,工艺更为精湛,无论是造型还是色彩的搭配,均达到历史上的最高水平。

雍正斗彩先以淡描青花勾出纹饰轮廓,再填以各色细腻的彩料,薄而浅淡,填彩准确,很少溢漫出轮廓,线细色润,莹亮明徹,纹饰布局简单幽雅。

雍正仿成化斗彩尽管可以相提并论,但其中已融入了当时的文化内涵,如各式盘、碗、杯、碟、水盂、瓶、罐、盖、盒都有自己的特点,在造型端庄秀美,在纹饰雅致精美!

这时在斗彩的技法上加入粉彩色料,如:胭脂红、洋绿、洋黄等,在艺术效果上更显富丽多姿、鲜艳明丽的特色,比传统斗彩醒目,而又不像粉彩那样柔和温润,形成了粉润中见明丽,纤巧中显挺秀的独特的时代风格,这正是雍正斗彩与其他时期同类器不同之处。

雍正斗彩,距今近三百年的今天看来,造型规整、线条优美、釉色匀净、色彩灿烂,在陶瓷史上有着较高的地位。

雍正斗彩瓷器无论从造型设计,还是纹饰布局、色彩搭配以及填彩工艺,均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此时的斗彩继续沿用了填彩的装饰方法,与从前的装饰所不同的是,青花线内所填彩料,填彩准确,工整细腻,不越边线,亦无漏填,在有限的青花框内,将彩料进行渲染和烘托,改变了明代双线平涂的局限,使纹饰更加清逸秀丽。

雍正斗彩的另一个贡献,是把粉彩运用到斗彩的装饰之中。此种填彩摒弃了传统五彩的填彩工艺,采用康熙晚期出现的釉上新彩—粉彩。将过去的釉下青花和釉上五彩相结合的工艺改变成为釉下青花和釉上粉彩相结合,使得图案更显得妍丽清逸。

讲究釉上彩的多样化,往往在图案的花朵内,填上绿、红、紫、黄、青等多种色彩,手法精细。粉彩是一种含有“玻璃白”的彩料。它是在进口珐琅彩料的基础上,由清宫造办处研制而成。

“玻璃白”是一种乳浊剂,与其他着色剂配合使用,可以使各色彩料呈现出一种深浅不一、层次分明的多种色阶,给人以温文尔雅的装饰效果。通过“玻璃白”的渲染,可以得到“一色多变”,因而大大地增加了色彩的品种。

粉彩与青花拼色彩绘,其色料在烧成后,在瓷器的表面与传统的五彩相比有一定的厚度,粉润柔和、晶莹光亮并具立体感。

这种一改青花与五彩搭配,转向青花与粉彩合绘的饰彩方法,将釉下青花与釉上粉彩融为一体,较之前代的斗彩瓷器更加洁逸、淡雅。在雍正时期,斗彩瓷器最突出的成就是将青花与粉彩合绘于一身,使彩瓷进一步得到了发展,在此基础上不断提高制瓷工艺和绘画技巧,造型与装饰也有了许多新的开拓和创新,使斗彩瓷器更加繁荣兴旺。

清代雍正《档案》中多次记载了雍正官窑为成化斗彩盖罐补罐盖的事情,这些补配的罐盖与原器无论是色彩还是形状都十分接近。

雍正斗彩,隽秀尔雅,小巧静谧。世宗一朝,御窑厂烧瓷登峰造极,巧绝天工。不论其胎质、造型、纹饰、工艺,皆一丝不苟。

自雍正六年起,唐英协助年希尧烧造,无不萃精会神,苦心戮力。然不止于斯,世宗品味超凡,天真幽淡,潇洒超逸,全然一派世外高人之风。其对御窑厂监控严谨、要求缜密,所造之器,轮廓造型拿捏精妙,纹饰着色脱离庸尘,雍正斗彩于成化之后,臻冠绝之巅,实在不出为奇。皆因艺匠在此要求甚严,精致出尘的皇帝面前,只能力求尽善尽美,鞠躬尽瘁。

此盘通体斗彩纹饰。盘心双圈内绘洞石牡丹,一双蝴蝶于花丛中飞舞。盘外壁一侧绘洞石芙蓉,盛开怒放,石竹随侍在旁;另一侧绘洞石菊花,花开娇艳,紫菀陪伴在侧,两只蝴蝶穿梭其中。

此对盘造型规整,胎体轻薄,洁净细致,青花发色淡雅,各款釉彩呈色清丽。纹饰寓意吉祥,牡丹菊花象征富贵寿考。

雍正皇帝雅好花道,对菊花情有独钟,除了瓷器艺术品上饰菊花外,更喜欢用菊花造型制器,如菊瓣茶壶、菊瓣盘等,在画中也有雍正帝穿汉服扮陶渊明东篱赏菊,可见雍正对菊花喜爱之深。

成化鸡缸杯乃后世相继趋之若鹜的「古物」,迩后各朝为亲炙神器丰采而争相仿造,令此物经年以来稳守藏瓷之冠。这波潮流风行百载,早于名杯成器肇始之时已蔚然成风。

明末清初程哲所撰《蓉槎蠡说》罗列各朝重器,惟成化鸡缸杯的价格、魅力双绝,世无与匹。程氏写道万历皇帝(1573-1620)尤好此器,「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已值钱十万。」

「窑器最贵成化,次则宣德。杯盏之属,初不过数金。余儿时尚不知珍重。顷来京师,则成窑酒杯每对至博银百金,予为吐舌不能下。」可见鸡缸杯价值连城,千金难求。

以公鸡、母鸡及雏鸡为艺术题材,早得宣德帝(1426-35)青睐。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一幅宣德年间画作,正以此命题,画上更有宣帝盖印、御笔题字。

及至1486年,成化帝赏宋代子母鸡图慨有所感,辄然撰诗御题,触物抒怀。母鸡护雏卫幼、抚育稚子,令成化帝讃颂不已,遂成其钟情子母鸡纹的一大源由,乃至往后的康雍二帝,亦无不为此触动。

之于雍正帝,母鸡护雏更可喻其治国之道,譬喻君主爱民如子,自勉勤恤民隐,惠泽鳏寡。成、雍二杯皆生动描绘公母鸡率领幼雏觅食,气韵盎然,浑然天成。

此雍正斗彩鸡缸杯秀巧隽永,充分反映清宫初年对明代成化年制(1465-1487)斗彩鸡缸杯的景仰契慕。为重塑十五世纪众器典范,雍正御窑瓷匠顷力研古,耗竭所能以造之,惟独一器乘新诣之便,纹饰遂添新貌,更胜曩昔。

雍正帝父亲康熙帝(1662-1722)亦曾下旨御制鸡缸杯,造器力求精巧。

如取成化、康熙及雍正三朝之杯相互比较,该饶富趣味。大维德爵士所藏二杯与本器体型相近,而三者均饰母鸡、雄鸡及雏鸡,通绘奇石、蔷薇、萱草、棕榈或佳竹,杯底皆铭青花双方框六字款。成、康二杯造型纹饰如出一辙,构图布局亦跟另一雍正鸡缸杯极为相似。

雍正烧制的鸡缸碗、鸡缸杯,有创新,不是一昧的模仿,青花质细且薄,通体釉色莹澈婉润,粉淡细腻。

雍正斗彩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品是:【雍正斗彩芝仙贺寿图盘】,此斗彩画样在整个清代历史中占有显著的地位!

盘敞口弧壁,底为圈足,质地坚白,抚之光润。通体以斗彩设色,青花淡雅,釉彩幽然。盘心饰芝仙贺寿图,只见洞石对立,南天竺舒展,果实累累,水仙芬芳,揽春吐艶,灵芝倚石,静默暗香。

外壁绘三组图案,由洞石分别和灵芝、水仙、南天竺和翠竹相互构成,与盘心呼应,独运匠心。

底饰青花双圈内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二行楷书款,字迹隽永。此器造型俊美,胎质细致,釉色淡雅,画笔清秀流畅,寓意喜庆吉祥,动以新意,备储精巧,妙不可言,为雍正御制瓷器中之上品。此器中所绘灵芝、水仙、南天竺和翠竹,寓“芝仙贺寿”之意,是雍正时期的常见纹饰。

雍正皇帝对此种纹样的珍爱与重视,由此可见一斑。此册页中均用写实场景,据此推测,本盘之纹饰应由宫廷画师依照该图设计,雍正御批后由御窑工匠临摹于盘上。

把民间收藏的【雍正斗彩青花海水龙纹盘】作为对雍正斗彩的一个总结,顶级的艺术品一定把精神和灵魂融入了艺术品创作之中,这个盘子代表了一个文化的精神!

釉下彩雍正除了青花太精彩,同样是釉下彩的釉里红也让雍正做出了榜样,那青花釉里红一定也出彩!

烧出优秀的釉里红瓷器非常困难,主要是烧制时温度上下误差不能超过10摄氏度。温度低、火候不足则颜色发黑、发暗;温度高则颜色会消失(这种现象被称为“烧飞”)。

因此颜色鲜红的釉里红瓷器非常难得。由于釉里红烧制难度大于青花瓷,而将二者组合在一起烧制会更加困难,因为青花的着色剂是钴,釉里红的着色剂是铜,二者性质不同,对烧成温度以及窑内火候的要求也各有差异,将两者施于一器并达到呈色均匀十分不易,所以青花釉里红瓷器是我国极为珍贵的瓷器品种之一。

青花釉里红工艺经元代的发展,至明初永宣时期御器厂所产青花釉里红瓷已精巧绝伦,但由于釉里红烧造难度太大,在明中晚期以后逐渐衰落。

后于清代康、雍、乾时期得以发展,特别在雍正时期,因推崇永宣御瓷,御窑厂大力摹制,青花釉里红工艺得以全面发展。但即便如此,清代青花釉里红制品也很难做到两者呈色和谐、运用自如,一般为青花浓重时则釉里红发色暗淡,釉里红鲜艳时则青花灰暗,两全其美者,百中不见一二。

查询资料一看拍卖价最高的竟是这件:【清雍正青花釉里红太极八卦纹三弦莱菔尊】拍卖价:2400万港元。

红的海水,蓝的太极,能把釉里红烧出这样的娇艳实属不易。因为铜料极难驾驭,烧造时往往问题丛生。这般烧造完美,其白描纹饰份外传神,对动态的描写更轻灵飘逸,浑无厚重之感。

众所周知,雍正帝笃信儒家治国经世之说,且深以儒家的政治理念为然,更常引经据典作为施政之理据。他还引用孟子有关道统的论述,来为满清入主中原辩护。雍正亦醉心禅宗,这对其治世之道不无影响。但他为人十分迷信,故热衷于道家学说,除了参酌命理卦象,对道家的长生之术亦深信不疑。由此可见,此尊以太极八卦纹为饰实不足为奇。

釉里红瓷特别是青花釉里红在雍正时期达到了极致,其制作技术精进,完全熟练掌握铜红的呈色机理。

难能可贵的是,雍正时期还同时烧造出青花、釉里红两种色调都鲜艳的青花釉里红。

唐英在《陶成记事碑》说:雍正“釉里红器皿,有通用红釉绘画者,有青叶红花者。”可以说,雍正釉里红代表了明清釉里红瓷的最高成就。

雍正时期釉里红工艺得到全面发展,工艺技巧达到中国制瓷上的最高水平。绘画风格也发生极大的变化,由康熙时期的粗犷放达,用色用彩讲究浓艳强烈,从造型到装饰画面都由刚硬刺激转向用彩淡雅,色调温和。

雍正釉里红虽以淡雅取胜,但仍较康熙釉里红色为艳。其青花釉里红,青花发色和铜红的发色,烧造气氛要求不一样,却能同时烧造出纯正的钴蓝和铜红釉,非常难得。

釉里红颜色大多浅淡,但也有鲜艳制品。其纹饰中用青花绘制的树叶和用釉里红绘制的桃子都十分鲜艳,能够烧出如此鲜艳的两种不同颜色,说明雍正时期釉里红瓷器的制作技术已经十分成熟。

雍正皇帝对瓷器的要求非常高,雍正釉里红画得非常精细,主要特征就是:轻描淡定。画的笔道非常细,一点也都不晕散。而康熙时期的釉里红,经常发黑。因为那个时候,对温度控制不好。一旦温度高,颜色就飞了。

雍正釉里红被称为“宝烧红”,大部分器物采用轻勾淡描的手法,十分难得,制品较康熙为少,但多数烧得十分成功,比康熙时更鲜艳。

呈色技术进一步提高,和青花搭配时可做到运用自如。青花釉里红在色彩、设计上都有新意,青花色调浓淡、鲜亮,且时有晕散,画面轻盈洒脱。

青花为钴,釉里红为铜,两者对于烧成气氛的要求明显不一致,但雍正青花釉里红却将两者都烧得十分鲜艳,可见当时技术之纯熟。

最能代表雍正釉里红风采的还是北京故宫收藏的【清雍正釉里红海水龙纹瓶】,此瓶器形挺拔端庄,装饰手法新颖,红白二色交相辉映,海涛中腾跃的大小二龙,有“苍龙教子”之寓意。

(1)器型:多见仿宣德时期的三鱼盘、碗、三果高足碗、三鱼高足碗,还有梅瓶、石榴尊、洗、水盂、杯等常见器物。

雍正时期青花釉里红器也是历史上烧造最成功时期,常见器物有水盂、小水洗,石榴尊、梅瓶、花盆、各式瓶、碗、杯、盘等。

(2)纹样有缠枝花、串枝花、三果、松竹梅、莲托八宝、莲池图、云鹤、八仙、山水、人物、百鹿等。

纹饰:釉里红器以三鱼、三果和五蝠、葡萄、团龙、团凤等纹饰为多见,大部分采用轻钩淡描的手法。

云龙纹或海水龙纹,为价值最高的釉里红图案。器物大多有‘大清雍正年制’双行六字楷书款。

尊为敞口,丰肩鼓腹,腹下渐收,平切浅圈足,底部楷书“大清雍正年制”款。尊身肩部两侧作釉里红螭龙形双耳,贴附于尊身肩部,龙背弯曲呈弓形,造型灵动,双眼雕琢活灵活现,展现其神俊灵秀之态,其中一爪向外抚地,龙首转颈回望,整体造型设计精妙,较有趣味。

釉色恬淡匀净,幽谧隽永,颇得天然之趣,使人赏心悦目。胎质均匀洁白,规整细腻,全器造型端庄。

雍正青花釉里红烧制很多,尤为精美,以青花绘辅助纹饰,釉里红绘主题纹饰,既保持了青花幽静雅致、沉静安定的特点,又增添了釉里红浑厚壮丽、鲜艳夺目的色调。

以往的釉里红由于显色不稳,多有流淌浸漫现象,所以绘画时多用快速的笔法,大写意的画出花纹,多简单干炼,烧成后画面多模糊不清。

由于工艺的成熟,青花和釉里红在瓷器上使用蓝色和红色交映,画面更完整,表现力大大增强,主次分明,装饰性更强。

其间,釉里红工艺技巧更是达到中国制瓷史上的最高水平,绘画风格也发生极大的变化。

青花釉里红桃纹玉壶春瓶,器饰青花釉里红纹样,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峰,近处一株古朴苍劲的桃树,枝繁叶茂,硕果累累,不禁使人想起“南山仙桃大如牛,一食能益千年寿”的佳句。

桃为蔷薇科落叶果木,桃的果实在古代神话传说中有许多动人的记载。如在西王母花园里有仙桃一棵,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食一枚可增寿六百年。当仙桃成熟时,西王母邀各路神仙举行蟠桃宴会。民间流行有东方朔三盗仙桃,汉武帝得西王母赠仙桃的传奇故事。

清代自康熙以来,釉里红瓷器逐渐回复烧造,至雍正趋于稳定,开创了釉里红瓷器又一个新的纪元。青花釉里红瓷器的工艺复杂,并且要求严格,在明朝中晚期官窑和民窑作坊都生产很少。

到清朝康熙时代,釉里红工艺得到极大提高,尤其对铜元素成色机理有比较科学的了解,运用在瓷器的制作工艺上,把握比较准确,绘画线条灵活,烧成后在釉下显色很清楚。

所以敢于大胆生产青花釉里红的产品,雍正时青花和釉里红两种彩料都呈色稳定,都可以用工笔写生的技法作画,细腻逼真。

釉里红和青花的发色可以有效控制,其结合组成画面,就可以画出大幅的山川景色和人物活动场面。

釉里红显色老到,红中泛褐,层次分明,不混浊,不浸漫,使人感到清代釉里红工艺经过三四百年的发展真正成熟了。

雍正青花釉里红由康熙时期的粗犷浓艳强烈到用色用彩讲究,从造型到装饰画面,也由刚硬大气转向用彩淡雅,色调温和。釉里红可以和青花一样运用自如地表现画意内容,青花发色还时有晕散,有了更有韵味的表现。

发色稳定,【清雍正青花釉里红「喜上眉梢」图直口尊】就有了水墨画的韵味了。

釉里红是与青花颜料同时代出现之釉下彩,但因其成分含铜,烧成条件转为苛刻,烧造难度极大,自元代出现以来,每逢盛世,皇家方有财力研习烧造釉里红之技巧,故而稀有难得。

雍正的青花釉里红工艺复杂,并且要求严格,尤其对铜元素成色机理有比较科学的了解,运用在瓷器的制作工艺上,把握比较准确,绘画线条灵活,烧成后在釉下显色很清楚。釉里红显色老到,红中泛褐,层次分明,不混浊,不浸漫。

青花和釉里红表达的折枝花果(红果蓝叶)、石榴、桃子、缠枝花、松竹梅、莲池图、云鹤、八仙、山水、人物都有突出的表现!

釉里红可以和青花一样运用自如地表现画意内容,装饰题材也可以十分丰富,各类题材都可以表现出来,植物花纹、动物纹、人物纹、吉祥图案都做到了完美。

到了雍正时期,绘画技术多样化,纹饰中大量使用团花、皮球花、过枝花,图案的新颖独特,图案整体感强,规矩中富于变化,达到很好的装饰效果。

由于釉里红和青花一样都成色稳定,在窑里高温焙烧时准确达到理想的效果,所以在绘画布局设色时既可安排青花表现主题内容,也可以安排釉里红表现主体内容,一般来说红色热烈,在画中起烘托渲染作用。

加上雍正皇帝对审美的情趣,这个时期瓷器的造型、绘画艺术风格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釉里红、青花釉里红在元代就开始烧造,成功器不多,特别是青花釉里红,更是难烧。之后长期停烧,直到康熙时期才恢复。到了雍正朝,青花釉里红烧造得越来越完美,是青花釉里红烧造史上的鼎盛时期。

例如:雍正青花釉里红蟠桃碗,碗壁的折枝花果等都是青花,可以说辅助花纹几乎都是青花,桃和花朵是红色,釉里红在画面中不但是主题花纹,而且占的面积也很大。

例如:青花釉里红荷花碗回纹等辅助性图案用青花绘出,而各个部位的莲花则用釉里红绘出,占的位置小,但红色耀眼,使主题格外突出,富丽而醒目。

例如:雍正青花釉里红凤穿花盖罐、青花釉里红三果纹双耳扁瓶等,即为此类器的代表性作品。

由于釉里红和青花一样都成色稳定,在窑里高温焙烧时准确达到理想的效果,所以在绘画布局设色时既可安排青花表现主题内容,也可以安排釉里红表现主体内容。

一般来说红色热烈,在画中起烘托渲染作用,但雍正工匠巧妙地运用釉里红的红色使画面气氛格外静穆。

以往的釉里红由于显色不稳,多有流淌浸漫现象,所以绘画时多用快速的笔法,大写意的画出花纹,多简单干炼,烧成后画面多模糊不清。

雍正时青花和釉里红两种彩料都呈色稳定,都可以用工笔写生的技法作画,细腻逼线)交相呼应、表现力大增

由于工艺的成熟,青花和釉里红在瓷器上使用蓝色和红色交映,画面更完整,表现力大大增强,主次分明,装饰性更强。

青花釉里红常见的纹饰有三鱼、三果、五蝠、云鹤、松竹梅、缠枝花、风穿花、山水人物等。雍正釉里红除白地釉里红外,还有青釉釉里红团龙、团凤等。

其中青花釉里红烧制很多,尤为精美,以青花绘辅助纹饰,釉里红绘主题纹饰,既保持了青花幽静雅致、沉静安定的特点,又增添了釉里红浑厚壮丽、鲜艳夺目的色调。

雍正时的青花釉里红,将两种釉下彩烧制得均很完美,其工艺精湛,造型俊秀,纹饰清新舒展,位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之冠。

此时的青花釉里红瓷纹饰题材丰富,有云龙、云鹤、云蝠、蟠螭、穿花凤、松竹梅、山水人物等各种。国家博物馆收藏的雍正青花釉里红玉壶春即为此类器的代表性作品。

器型有梅瓶、天球瓶、高足碗、葫芦瓶、玉壶春瓶等,大多数有“大清雍正年制”两行六字楷书青花款。

青花瓷器自从元代(也有理论宋代就有了青花)烧制以来,淡雅素洁的青花成为最有中国文人精神的艺术追求。

各朝各代的青花极具时代特征,元青花描画的人物故事,与元代的戏曲艺术同步而生。明青花除了官窑,更多的是国际之间的商业往来,所以我们看到了更多生活用品,盘子、杯子、碗保留下来的最多。

清三代官窑的青花釉里红表现绝不相同,一眼望去,各有千秋,唯有静观雍正的青花釉里红,才能体会到青花、釉里红渗透心灵的感触。

本品为雍正时期传承历代玉壶春瓶之样式而造作的青花釉里红玉壶春瓶,玉壶春瓶原以诗句“玉壶先春”而得名,源自宋代酒器,是中国瓷器最传统的经典造型之一。

自隋代便出现其形制,唐宋以来次第发展,以变化的弧线构成柔和匀称的瓶体,深为世人所喜爱,明清两代为宫廷装饰之名品,历朝皆有烧造,成为传统官窑器形。

整器胎质细腻,釉面细腻,通体白瓷地上绘青花釉里红三果纹。自颈部向下饰蕉叶纹、缠枝青花卷草釉里红灵芝纹,青花如意云肩,底端为明清时期习见的变体莲纹,足墙绘青花卷草纹;瓶腹以折枝花果为主题纹饰,通体绘折枝石榴、佛手、寿桃等图案,寓有多子、多福、多寿之意。

青花发色浓淡有致,釉里红呈色鲜艳纯正,是为雍正官窑青花釉里红之佳作,为雍正官窑之典范。

白釉底色纯净洁白,玉质感强。青花发色纯正,铜红色也标准,这两种色彩烧造条件不一,却能同时烧出如此纯正的色泽来,实属不易。

铜红色里面点点苔绿,十分自然。放大镜下见气泡疏朗通透,大小不一。海水纹线条老练流畅,层次极为丰富。龙的造型生动,颇有神龙见首不见尾之感。鳞纹画法很见功力,起笔浓,运笔淡,笔笔如此,富有弹胜。

在雍正朝,青花和釉里红这两种釉下彩结合得非常完美,不仅吸收了明代永乐、宣德时期云龙纹与海水龙纹各自的题材,最终创造出海水云龙纹图样。

它以青花表现瓶底部的海水及器物腹部的云气,色调或浓或淡,都非常鲜亮;釉里红以淡绘的呈色技法表现出红龙翻滚于怒涛汹涌的大海上,形象极为生动。

尊圆口,粗颈,垂肩,圆腹,圈足。肩、腹相交处对称置透雕螭龙耳。内施白釉。外壁青花釉里红装饰。口沿处绘缠枝莲纹,腹壁的主题图案是青花釉里红缠枝莲花纹,近底处绘青花釉里红仰莲瓣纹,足边绘卷草纹。圈足内施白釉。外底署青花篆书“大清雍正年制”三行六字款。

此尊因形状如同倒放的鹿头,故又名“鹿头尊”。其造型稳重饱满,釉色莹润,釉里红颜色亮丽,以青花、釉里红装饰的缠枝莲纹饰,红花蓝叶,色彩搭配巧妙。它代表了雍正时期高超的制瓷工艺。

通高28.7cm,口径12.5cm,足径11.2cm,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罐圆口,短直颈,窄圆肩,直腹,圈足。附伞形盖,盖面隆起,盖顶置宝珠形纽。内施白釉。外壁青花釉里红装饰。主题纹饰为釉里红凤穿花纹,其上下以青花釉里红云蝠纹、青花釉里红缠枝莲纹和青花回纹为边饰。

盖纽绘釉里红团花以及青花如意云纹。圈足内施白釉。外底署青花楷书“大明宣德年制”双行六字仿款,外围青花双线圈。

此罐造型源自明代宣德时期,端庄大方,胎体坚硬,釉色莹润,釉里红发色纯正,青花颜色翠蓝,纹饰布局严谨,是雍正官窑瓷器中的一件上乘之作。

清雍正时期年希尧、唐英共同督理景德镇御窑厂烧造,铜红呈色技术更为成熟,其色彩鲜亮艳丽,纹饰清晰舒展,造型优美。

正如这件【清雍正青花釉里红加红彩云龙穿花纹玉壶春】的精彩表现,为雍正青花釉里红做了最完美的诠释。

此玉壶春器撇口,细颈,溜肩,垂圆腹,圈足微微外侈。器身上下以青花共绘六层纹饰,颈部绘蕉叶纹、缠枝花卉纹、如意云头纹,腹部主体纹样为双龙穿花,近足处为莲瓣纹,足墙为折技花卉纹,瓶底书「大清雍正年制」双圈楷书款,作品图案线条清晰,发色纯正,烧造技术堪称炉火纯青。

其中最为精彩的工艺乃是腹部的龙纹,龙体先在胎坯上以釉里红绘制,与旁边的青花缠枝花卉纹一同罩上釉明釉烧成,再于釉上画红彩,精确地覆盖原先釉里红的笔触,除了更能体现龙体的细节,也为龙纹制造视觉上的深浅度,俨如带有阴影效果,令双龙有着超凡的立体感。龙身卷曲行走在花丛中,张牙舞爪,龙首昂起,气势凌厉恢宏,口、眼、角、毛发、长须皆画得逼真生动,利齿外露,身藏于花丛中,而缠枝花卉随舞龙弯转起伏。整体布局繁密而不乱,诸龙神态描画精准,逼真传神,青花妍美雅丽,釉里红和红彩鲜艳夺目,于莹润洁白的釉面映衬之下,亮丽非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