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挖野菜发现古文化遗址 挖出元代青花瓷碎片

黄岛市民韩西谦挖野菜时意外发现一处文化遗址,博物馆专家现场勘察,发现一枚完整石斧,大量打砸器、红烧土、陶片、鼎足等,另外还有数十枚青花瓷碎片,纹图优美,覆式烧制痕迹明显,应为元代青花瓷。专家鉴定北面为龙山文化遗址,南面为汉元明清文化遗址,两处遗址紧密相连。专家昨天介绍,在龙山文化遗址发现大量红烧土很少见,证明这里当时不但是居住区,而且是一处大型制窑中心,遗址总规模应在3万平方米以上。

近日,韩先生和朋友一起到铁山水库附近挖野菜,地面上散落的大量陶片引起了他的注意。平时就爱好考古的韩先生仔细辨别,发现其中大部分都是夹砂黑陶片,有鬶足、鼎足、陶碗底,还有白陶、红陶等,甚至有3只圆形的打砸石器。不远处还有一堆漂亮的青花瓷片、碗底等,于是韩先生联系了早报记者一探究竟。上午9时许,记者和西海岸新区博物馆以及琅琊美术馆的专家一起来到了铁山街道后石沟村东侧。专家们经过仔细搜寻,很快就有了发现,不断有黑陶片和鼎足被捡了起来。其中一只陶罐残片厚度只有2毫米左右,接近于著名的蛋壳陶,让专家们不禁为古人的技艺点赞。

在一座较大的土堆上,一件长约15厘米、表面坑坑洼洼的石头引起了专家们的注意,新区博物馆馆员于元林告诉记者,这是一件石斧,经过数千年风雨的侵蚀,依然保存这么完整,非常不容易。而更加让专家们兴奋的,则是夹杂在石堆里的一些看上去像是红砖块一样的东西,大的有茶壶大小,小的有拳头大小,一共有二三十块之多。“可别小看这些物件,这是典型的红烧土,是泥块经过高温加热所致,长时间的烧烤使泥土和石块烧融在一起。结合土堆上大量的黑陶片分析,这里应该是一处规模不小的烧制陶器的陶窑。这么多的红烧土块集中出现,在西海岸地区尚属首次。”专家介绍。

此后,专家们又在南面的水洼边发现了大量的陶豆、陶壶残片以及瓷盘、瓷碗残片。专家仔细研究后,认定陶豆、陶壶残片属于汉代器物。“这些青花瓷片的釉非常艳丽,只有元青花和明代的永乐、宣德两朝使用的苏麻离青才有这个效果。另外,碗底瓷片是内外斜削足,这是元代青花瓷典型的制作特征。”于馆员告诉记者,从这些瓷片来看,当时制作的青花瓷不论画工还是釉料,都很精良,而且使用了当时比较先进的覆式烧制方法,初步判断应为官窑作品。“这些元代青花瓷碎片非常珍贵,我们将带回去做进一步研究。”于馆员说。

“根据今天的勘探,我们初步判断,这里应该是两处遗址,其中,北面是一处典型的龙山文化遗址,距今4000年以上;南面则是一处汉元明清时代叠压遗址。这两处遗址的总面积在3万平方米以上。”于馆员介绍,土堆上的石块,可能就是龙山文化时期以后,各时期居民的房屋遗迹。

“从发现的大量红烧土块来看,这里不但是一处居住区,而且有一处大型的陶窑,在当时应该是很繁华的。”专家介绍,这处遗址西、北、东方向有月季山、高城岘和背儿山等大小山头,风河支流蜿蜒曲折环抱,然后奔向东南流入大海。这里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周围山高林密,水草丰美。古人定居于此,可上山猎捕野兽采集果实,亦可下水捉鱼捞虾,且饮水充足,人们利用柴木泥土烧造陶器,过着自给自足、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这处遗址的发现,对研究西海岸地区龙山文化跟汉元明清文化有非常重要的价值。”专家介绍,下一步,文物部门将制定详细的勘探和保护措施。

关键词:元代青花瓷;野菜;古文化遗址;龙山文化遗址;瓷片;红烧土;黑陶;陶壶;陶窑;石斧

元青花是元代生产的青花瓷品,元青花瓷以景德镇为代表,其制作精美而传世极少,故而异常珍贵,根据时间大致分为延祐期、至正期和元末期三个阶段,其中又以“至正型”为最佳。多去博物馆看真品元青花,记忆它的造型、大小、花式和青花色彩。

10月19日上午,在景德镇古窑民俗博览区内,宋代龙窑、元代馒头窑、明代葫芦窑同时点火复烧。

原标题 [三处国宝无一幸免]樊敏石阙、芦山石兽、平襄楼,还有不少的青花瓷、青铜器……在关注灾害的同时,羊城晚报特派记者也关注着这些默默无言、无法喊痛的珍贵文物。除了上述三个“国宝级”文物,芦山境内包括王晖石棺、佛图寺、姜维墓等在内的10个省级重点保护文物也都有不同程度受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