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保利春拍:一波精美酒文化器物欣赏

中国古代的酒文化渊远流长,除去酿酒的技术发展过程之外,酒文化本身仿佛自古就与中华文明古老的人文情怀并肩而行。商代,酒文化是人与祖先、人与天地沟通的媒介,为了更好地祭天、祭祀祖先,各式精美的青铜酒器被制作出来,其上绚丽而丰富的纹饰直到明清时期都不断被后人仿效,是中华文明所特有的青铜文明一脉不断发展、演变的文化基因。“漏其巵,实以酒,半则弗漏,满则弗受。岂唯弗受,并丧厥有,庶几哉。宥坐之,戒可以长守”是写在本场中一件明代天启年所制公道杯上的铭文,落款损斋居士。杯子正中立着一位袍袖飘飘的老翁,表情自然,笑意盈盈,而其存在的意义恰好隐藏了杯子中精妙的设计巧思,“半则弗漏,满则弗受”,一方面是精湛的制瓷技术,另一方面是中庸处世哲学,可谓其乐融融中教化于心,酒之大义也。

酒文化是中国文化中的一个独特篇章,它隐藏于觥筹交错之中,却能解千愁,发悠思。酒过三巡,客喜而笑,时光飞逝,只留杯盘狼藉发人深思。

梅瓶大方古朴,修长秀丽,唇口外翻,短颈丰肩,敛腹斜收,至底微微外撇,足底露胎,可见胎骨厚重坚致,火石红、釉斑自然,时代特征鲜明。外壁尽施青白釉,莹润泛青,釉如凝脂,由上及下以剔刻工艺装饰,分以弦纹为界,肩部饰以缠枝花卉纹,腹部主题纹饰为苍龙海水,龙纹矫健威猛,凌空飞腾,海水翻卷,波浪滔滔,富于动感,胫部一周仰莲纹。全器工艺精湛凝练,为一面坡式入刀法,刀法娴熟,线条流畅,寥寥数笔,生动传神,纵观中国古陶瓷中龙纹之演变,元以前失之简略,往往灵动有余,却缺乏威仪,元以后则灵气不足,拘于程序,刻板生硬。唯见元代龙纹威猛精神而不拘一格,灵气与威仪兼备。拍品于清雅干练间保留着蒙元时代的粗犷豪放之美,是为元代梅瓶精美官作,传世少见。

本品烧造之年代可参考1972年江西省万年县石镇街元泰定元年(1324)墓出土一对带狮钮盖的青白釉龙纹梅瓶(参见《江西省博物馆文物精华》页73,图54)。此对梅瓶带狮钮盖,全高33.3厘米,纹饰、造型、风格皆与本品一致,可知此式梅瓶在1324年前后的元中期颇为流行,故本品年代应与之相若。与本品最为相近的一例为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典藏元青白瓷刻花云龙纹瓶(参见《世界陶瓷全集•第十三卷辽金元》页70,图78),两者犹如配对之作。另见,1987年浙江省杭州市朝晖路元代窖藏出土元青白釉刻龙纹罐(参见《中国出土瓷器全集•浙江卷》图219),纹饰与风格与本品相似,应为同时代之作,可见蒙元时期此式苍龙海水纹饰流行之广泛。

蒙元之世,景德镇窑业的发展承袭南宋之传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以烧造青白釉器皿为主,枢府釉与青花瓷器直至元后期方始流行,故此在蒙元贵族日常器用方面,青白釉瓷器一直充当着重要的角色。相同造型纹饰的青白釉刻花器物与青花器物亦同时烧造,与本件造型纹饰相似的的青花版本可参照故宫博物院藏元青花云龙纹梅瓶(附图)(参见《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里红(上)》,页3,图2)。

参阅:《江西省博物馆文物精华》,文物出版社,2007年,页73,图54;《世界陶瓷全集•13•辽金元》,日本小学馆,1981年,页70,图78;《中国出土瓷器全集•浙江卷》科学出版社,2008年,图219;《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里红(上)》,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商务印书馆,2000年,页3,图2。

宋代五大名窑格调高华,历来为后世追捧,其中尤以汝窑青瓷淡雅含蓄的风格最受称颂,明清时期景德镇御窑均仿制汝窑器,以雍干两朝为佳,唐英于雍正十三年(1735)作《陶成纪事碑》,其中所载仿古采今各类釉色共五十七种,即有“仿铜骨鱼子纹汝釉”,乾隆皇帝曾赋诗称赞:“官汝称名品,新瓶制更嘉。”拍品造形简练,釉色雅润,为乾隆御窑摹效北宋名窑汝瓷而造,反映高宗慕古之情。

另据《清档》相关资料记载,乾隆一朝烧制仿汝釉瓷器主要集中在乾隆十三年以前,其时常将内府旧藏汝窑实物或制样发至珠山御窑厂让唐英临摹,在其引领之下景德镇御窑厂积极研制一批仿汝釉瓷器,且以花器居多,造型、尺寸各异,在清宫造办处档案中随处可见关于“汝釉”生产的记载,从乾隆元年至乾隆十年之间,就不下于五十处之多,造型多达八十余种,本器即为其中典型代表。郎世宁曾于雍正十年为“端午节备用”物品,画一幅《午瑞图》(附图),图中青釉梅瓶造型即与拍品相近,可为之参照。

梅瓶形制规整,庄重典雅,小口短颈,丰肩,肩部以下收敛,圈足。通体均施仿汝釉,釉水肥润,釉色恬静素雅,温润明亮,宝光内蕴,釉面满布细小开片,腹部起弦纹两道,极简之美,古意盎然。底落“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青花发色偏蓝,为仿汝釉器青花款识之典型特征,属乾隆御窑早期之写法。

梅瓶器形始自宋代,乾隆时期加以新的变化,釉色多样,除仿汝外,还见仿官、仿哥、粉青、炉钧等多种釉色,体现了乾隆帝好古兼能创新的风雅情致。

参阅:《帝王与宫廷瓷器》,紫禁城出版社,2010年,页260,图19-3

出版:保利艺术博物馆,《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2018年,页168,编号62

出版:《御赏拾珍——元明清官窑瓷器珍藏展》,时间博物馆,2015年,97页

此式执壶原型为西亚银制执壶,永乐御窑首创为瓷质作品。乾隆皇帝对永宣青花的苍劲深沉极为尊崇,曾多次命景德镇御窑厂仿烧,并一直烧造至道光朝。拍品此式执壶即仿永宣时期青花执壶原样而制,秀美而不失浑厚。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展出的关氏藏品和西藏博物馆藏品与拍品相同(参见《晚清官窑瓷器》,页44,图9;《西藏博物馆藏明清瓷器精品》,页154、155),为道光时期沿烧的传统品种,传世较少。

执壶稳重典雅,身作玉壶春瓶式,束颈溜肩,鼓腹圈足,一侧安长曲流,流与颈间以云形桥带相连,后设扁带形执柄,柄下部凸饰三乳钉。全器以青花为饰,自颈部而下分层绘蕉叶纹、缠枝莲纹、缠枝四季花卉纹、莲瓣纹、卷草纹,腹两面菱形开光,一面内绘折枝双桃,另一面绘折枝枇杷,寓意多福多寿。壶流饰卷草纹,柄上随形开光内绘四枝灵芝;纹饰均沿袭自永乐时期。

拍品器形秀美,白釉清莹透澈,肥厚温润,青花发色明亮,局部花纹以重笔点染,以模仿永乐“苏麻离青料”的效果。开光外折枝花卉纹,叶片细窄稀疏,双勾填色,笔痕浓淡相间。壶底中心青花书“大清道光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字体隽秀有力,时代特征明显。此式执壶因其造型复杂,极易损坏,故而难有整器传世,可谓珍罕。

参阅:《晚清官窑瓷器》,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1983年,页44,图9;《西藏博物馆藏明清瓷器精品》,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4年,页154、155

本品造型端庄隽秀,线条柔美舒展,腹部主题纹饰绘寿山福海之上,祥蝠咸集,流云迤逦,青花苍雅,釉里红妍丽,二色辉映,颇见搭配之妙,尤其釉里红深得点睛之功,令全器因之妍美无匹。布局疏密有致,绘画精湛流畅,胎釉莹润似玉,处处彰显出丽质非凡。底为青花双圈,无书年款,是为本品最为特别之处。

本品虽无御瓷常见之年款,然其品格之高当属官窑无疑,它的存在正是雍正皇帝审美品味不独寻常,超逸脱俗之体现。对于当时宫中诸项工艺品的书款问题,雍正皇帝曾专门下旨明示“凡做的活计好而刻字不好的,不必刻字”(见雍正三年二月二十九日《造办处活计清档》之“杂活作”记载),表明雍正皇帝不愿意款字不佳的书款破坏了器物本身的美感,宁愿留空亦不留败笔,可见其审美标准近乎苛刻,追求绝对完美,因此雍正一朝例如漆器、紫砂器不具书款者甚众,瓷器亦然。其中玉壶春瓶为雍正御瓷颇为独特之品类,不书款似为常例。究其原因或与摹古永宣窑器之需有关,例如清宫旧藏“清雍正 青花折枝花果纹玉壶春瓶”即为摹仿永宣青花之作,为求贴近原物无款之效果,书款也就不写,见《故宫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器》•“附录”彩图189。而另一种情况就是遵循前述谕旨,认为没有合适书款配套故而不书,如日本梅泽日本梅泽博物馆藏“雍正 青花釉里红桃树文瓶”与本品一样,同为青花釉里红装饰,纹饰上又不是摹仿永宣风格,显然是雍正皇帝觉得不必落款会更加隽雅,其尊贵珍稀的一面犹可鉴之。

合卺杯为大婚时所用之盛酒器,在晋和唐宋文献中,都有关于“合卺杯”的记载,合卺杯源自秦汉婚仪中使用的“卺”,意为“合二姓之好”,《礼记•昏义》曰:“共牢而食,合卺而酳。”孔颖达疏曰:“卺,谓半瓢,以一瓠分为两瓢,谓之卺。”夫妇各执一瓢而饮,以两瓢相合象征夫妇合体,而且认为用合卺杯喝交杯酒是婚礼上的重要礼仪。合卺杯至迟在西汉时期就已经出现,多以雌雄二兽或一飞禽一走兽为饰,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河北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的铜错金镶松石合卺杯,现藏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虽然合卺杯出现的时间很早,但将杯上装饰的飞禽走兽赋予为“英雄”之意,则是明代以后之事。明末清初仿古之风兴起,具有“英雄”这样美好寓意的合卺杯颇受文人喜爱,因而成为明清时期甚为流行的仿古器物,本品即为清乾隆一例,多见于仿古玉器,而拍品此类掐丝珐琅者罕有,殊为可贵。《西清古鉴》卷十八中即载有一件“唐龙凤双管瓶”(附图),或为此类掐丝珐琅英雄合卺瓶提供了原型。

拍品华美富丽,杯身由双联圆筒组成, 双筒之间一侧圆雕凤鸟以双爪攫卧熊,凤鸟双翅飞展, 威风凛凛,卧熊低首垂目, 四肢趴伏杯体下沿,整体羽毛、鬃毛剔刻细致入微,另一侧雕瑞兽及熊背。筒身掐丝珐琅饰三层缠枝花卉纹,间以回纹带相隔,足胫饰一圈如意云纹。珐琅釉质细密,诸彩明艳缤纷,鎏金光泽灿然,具有浓厚的宫廷气息。双瓶器底阴线刻“乾隆年制”四字双行楷书款,官作之器也。下配镂雕荷塘莲座,雅致清幽,相得益彰。全器精美绝伦,工艺水准高超,当属清乾隆一朝的御作工艺典范,传世不为多见,当为宝之。

东晋穆帝永和九年(335年)三月初三,在山阴的兰亭(今浙江绍兴西南)所举行的那场祓禊活动,参与者有王羲之、谢安、孙绰,与王羲之的儿子凝之、徽之、操之等四十一人。他们饮酒赋诗,以“曲水流觞”之法斗诗罚酒,其中从上游戏水曲流而下的乘酒宽耳杯,即为羽觞杯。当时王羲之在酒后余兴下当众挥毫,写下了书法史上的名作《兰亭集序》,成为后世历代帝王正想追逐之最高书法墨宝。而“曲水流觞”的风雅余韵亦感染了无数后世名士及帝王。乾隆皇帝当政时期正值国力最强盛之时,而他又是一位尊奉王羲之艺术成就者,他曾亲自下旨要求造办处所有作坊,包括珐琅处制作了大量有关兰亭集序之器物,或玉器、瓷器、木器等。本品“清乾隆 御制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羽觞杯”应在此背景下由珐琅处铸胎所造,仿制于当时的漆器羽觞杯,以供乾隆皇帝赏玩。

羽觞杯形制精巧,纹饰优美,整体采用铜胎掐丝珐琅工艺,装饰缠枝莲花纹饰,釉色搭配合宜,色彩鲜艳明丽。杯身内外壁填充不同的釉料,细致地莲花、缠枝图案,纹络清晰,工艺细腻高超。羽觞杯本流行于文人之间的吟诗饮酒场合,采用掐丝珐琅工艺加以表现,更能提升该器的艺术价值,加上此杯比例合理,造型优美,琢磨细腻,可谓是珍玩上品。

2.“皇家气象——圆明园国宝暨清代宫廷珍宝展”,滨州市博物馆,2018年

2.滨州市博物馆:《皇家气象——圆明园国宝暨清代宫廷珍宝展》,2018年,第70页

本品玉色深翠匀净,气韵苍雅静穆,形制摹仿商周青铜爵,别致古雅,杯口左右两侧中心处立两柱,附设一鋬,敞口深腹,外壁浅浮雕回纹地夔龙纹,下承蕉叶式三足,装饰以卷云纹,古朴神秘。底部中心阴刻隶书“乾隆年制”款,字体朴拙遒劲,为乾隆时期御器的经典写法。署款上方分别刻“九”、“十”以示序列。

乾隆一朝,博古之风盛行,爵杯既充当祭祀神器,同时又是为清玩而摹古之物,清宫以各种材质广泛为之,当中不乏玉爵佳器。本品形制规矩端庄,雕琢精致细腻,难掩皇家气息,若满斟此爵,纹饰、美酒、玉质必将相映成趣。

青铜器的制造在我国有着源远流长的的历史,“国之大事,在祭与戎”,先秦时,进行祭祀、征讨等国家大事需要大量的青铜器。而仿古青铜器的出现则是人们出于复古宣传传统礼教之目的,或出于对古代文化的尊重与爱好。

明代的仿造量规模甚大,流传于世者亦较多。明宣德年间,宣宗朱瞻基因见郊坛宗庙及内廷所陈设鼎彝均非古制,遂生复古之心,在宣德三年敕谕工部仿照宋人《考古图》《博古图》诸书所记商周青铜器器形,铸造仿古铜器。这些仿古铜器除部分归宫廷留用外,还奉敕分与诸王府,因而得以流传至各地(《宣德彝器图谱》)。

本品为仿商周时期的青铜酒器“兽形觥”,整器均以雷纹为地,外壁满饰浮雕,立体感颇强。耳部前端为一兽面,兽角似蜗牛触角,上装饰云纹与两周曲折纹;浓眉大眼,叶状招风双耳,圆状下颚。盖后亦是兽面雕饰,角向内卷曲,以两对视的卷鼻卷尾夔纹表现。器盖顶部正中装饰两组兽面纹,近盖尾的一组较大,角呈三折状,另一组无角,叶形耳,圆目,两组兽面均以盖正中的一道扉棱为鼻梁。共有数条扉棱将器身分隔,颈部每组纹饰均装饰夔纹,腹部装饰两组兽面,角做三折状,浓眉大眼,叶状双耳。盖、器有9字对铭:“亚者以,大子彝”。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的“商代亚方罍”所刻铭文相似,大意应是:为祭祀历代先王后妃及太子而做该器。“亚”是做器者的族名。整器皆效法商周青铜制作,造型大气,品格高古,纹饰繁缛,工艺精湛,为明代或更早之仿古佳作。

2.《玫茵堂中国陶瓷》,康蕊君,伦敦,1994-2010年,卷4(Ⅱ),编号1782,322-323页,图1782

3.保利艺术博物馆:《龙翔九天——元明清龙纹御用瓷器展》,2020年,编号60

高足碗为清代御窑烧造用以赏赐少数民族上层统治者之器,在清代时被称作“高足靶碗”,《清宫造办处活计清档》记载雍正十年 “二月二十二日,内大臣海望奉上谕:可将霁红、霁青、黄色、白色高足靶碗每样烧造些,厚些的亦烧造些,以备用赏蒙古王用。钦此。”由此即知其地位之尊崇。

拍品敞口,斜弧腹,下承细柱状高足,通体施白釉,暗刻纹饰于其上,碗外壁刻绘二龙戏珠纹,五爪龙于祥云间穿行,凶猛肆意,狂傲不羁,其间点缀火焰纹及祥云纹,高足之上亦有相同纹饰,碗心划刻“大清乾隆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此式高足碗为乾隆官窑著名品种,仿自宣德同类高足碗。胎体轻薄,釉面晶莹白润,清甜润泽,素净喜人。乾隆白釉画莲纹高足杯常见于公私收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均有收藏,但如此件细足画龙纹者则极为珍稀罕见。

拍品最早由Bluett & Sons和Johan Carl Kempe博士先后递藏,后经玫茵堂收藏,之后又辗转至Eskenazi Ltd.,其收藏者均为知名藏家,器底贴有“Bluett & Sons”、“CK”、“MEI YIN TANG”等签,以示历任收藏者名讳。Raymond Oppenheim珍藏有一对相似高足杯,于伦敦苏富比1969年7月1日售出,编号183,另有一例可参考伦敦佳士得1974年11月26日,编号221。

十二月令花神杯在清宫御瓷设计当中具有非凡意义,这是清代官窑首次将绘画、诗词、书法、篆印结合在一起,无疑使瓷器具有更高的艺术造诣,更具文人气息,同时亦为雍干时期的题诗珐琅彩瓷树立典范。考十二月令花神杯之实况,其实烧造时间有两次,前一次在康熙十九年至二十七年间,写款为楷书两行竖款,本品当为此品种;后一次为康熙晚期,非常接近雍正时期,写款为宋椠体三行横款。

拍品秀巧玲珑,隽秀怡人,口沿外侈,深腹斜收,底承圈足,胎体轻薄如纸,胎釉莹润似玉,外壁为青花五彩绘十二月令花神图之九月菊花,山石草木之间,秋菊盛开,风枝招展,花下蝴蝶翩飞,以黄、红、褐色绘制菊瓣,翠绿色叶片点缀衬托,杯身一侧青花题诗:“千载白衣酒,一生青女香。”此句出自唐代罗隐的《菊》(《全唐诗》卷六五九之一八)。诗后有一方形篆书“赏”字印,底署“大清康熙年制”青花双行六字双圈楷书款。此杯所施诸彩妍而不俗,笔意细腻而不媚,气息文雅清新,体现了康熙御瓷的超高艺术造诣。

拍品外壁菊花之色为两红一黄,与其他菊花花神杯皆不同,极其珍罕。观本品款识,亦不同于它者花神杯款识书写,康熙六字款楷体书写洒脱,不同于康熙中晚期之近雍正楷书款的规整,故此件似为康熙十九年前后最早一批制品。据史书记载,康熙年间掌管官窑的著名官吏有臧应选、郎廷极和刘源,其中以刘源成就最大。刘源为康熙时期工部侍郎,其人多才多艺,在康熙十九年重开御窑之后,承命主持设计各式御瓷,擅长烧制五彩、斗彩制品,成就斐然。《清史稿》对此评曰:“时江西景德镇开御窑,源呈瓷样数百种。参古今之式,运以新意,备储巧妙。于彩绘人物、山水、花鸟,尤各极其胜。既成,其精美过于明代诸窑。”今日所见康熙早期御瓷,类似本品者,应皆出刘源之手。

此器来源清晰,流传有序,最早为挪威藏家伊万•蒙克•戴尔(Iver Munthe Daae,1845-1924)先生旧藏。戴尔1845年出生于挪威的卑尔根,1864年从克里斯蒂安大学毕业,1867年来到中国。他先在上海海关供职,后到广东和北京,在清政府里担任重要职务,被光绪皇帝御封官位三品,与李鸿章私交甚好。和许多外国收藏家一样,戴尔来到中国的时候,正是中国封建王朝风雨飘摇,官窑瓷器开始从皇宫外流的时期。他痴迷于美丽精致的中国明清官窑瓷器,与北京的古董商交往甚好,只要有机会便大量收购。他收藏瓷器有两个标准,一为造型和发色好,二要品相完美无缺。戴尔先生回国时将他的中国收藏品一起带回挪威。1889年,他将207件中国瓷器卖给奥斯陆实用艺术博物馆。戴尔的收藏品中还有5件康熙五彩十二花神杯,造型漂亮,发色好,画工十分细腻。它们分别是为四月玫瑰、五月桃花、六月牡丹、七月荷花、九月菊花。

出版:保利艺术博物馆:《龙翔九天——元明清龙纹御用瓷器展》,2020年,编号52

展览: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保利艺术博物馆,“青花的故事——景德镇御窑遗址所出与海内外珍藏元明青花瓷器对比展”,北京,2022年6月20日-7月9日。

“漏其巵,实以酒,半则弗漏,满则弗受。岂唯弗受,并丧厥有,庶几哉。宥坐之,戒可以长守”,后落“损斋居士铭”。

此杯器为撇口,圆腹下敛,圈足。杯外壁绘以诗文,内壁口沿绘卷草纹,画面布局疏密得当。杯内正中伫立一人物,所塑老者人物形态生动,青花发色纯正艳丽;观其开脸自然,笑口常开呈微仰状,胡须描绘细致入微。此杯由于利用虹吸原理,如液面超过杯中一定高度时,就会从杯底小孔流出,此器实为饮酒之器。细观老翁体内有空心管,管下有通杯底的小孔;瓷管上口相当于老人胸前等高。老头体下与杯底接处留有一孔,向杯内注水(或者酒)时,若水位低于瓷管上口,水不会漏出;当水位超过瓷管上口,水即通过杯底的漏水孔漏光。故有“满招损。谦受益”之意。系根据物理学上的虹吸原理制成,也充分的体现了中国古代艺人的聪明才智。公道杯于明代以福建德化窑制品较为多见,其酒杯内部的瓷雕造型一般以寿星人物为主,以青花为饰,绘诗文者寥寥无几。

小杯造型精巧雅致,成对传世,殊为可贵。敞口弧壁,深腹圈足,胎骨坚细,胎壁轻薄,似为脱胎。通体白釉细腻,釉面洁净莹润。杯腹外壁一面粉彩绘梅石图,色彩淡雅清新,梅花依寿石之旁横欹而出,吐萼含苞,风姿清雅,铺陈出暗香浮动之意境。另面墨彩书诗文:“数点已知迎岁早,余香应为助诗清”,笔力沉稳,骨肉均匀,其后落椭圆形篆书“道光”二字红彩章。整体构图简洁清雅,笔法精细纤巧,圈足修整细腻,抚之光润如玉,底书矾红“慎德堂”三字楷书单行款,款字清秀端庄。拍品整体于绘画胎釉、彩料署款,无一不精,彰显道光御瓷之非凡品格,以此观之,可见前贤所言不虚。一如陈浏《陶雅》称道:“慎德堂为道光窑中无上上品,足以媲美雍正。质地之白,彩画之精正在伯仲间”。

慎德堂为道光皇帝在圆明园行宫中的主要生活场所,必定需要大量陈设和日常用具。道光十二年始,宣宗皇帝对慎德堂内部陈设的营建更是不遗余力,就瓷器一项而言,每年三度贡瓷当中就有二次被送往慎德堂安放使用,可见宣宗皇帝对此之重视,最终直接导致“慎德堂”款御瓷的出现,可为瓷史之名品,式样妙美,品质佳良,皆在道光年号款瓷器之上,向为藏家所重,以“慎德堂制”款为多见,另有“慎德堂”单行款式样,传世少见。许之衡于《饮流斋说瓷》中有言:“慎德堂以三字直款者为可贵款,多系抹红色,亦间有描金色,若有题句者下有一印,作椭圆形篆‘道光’二字,慎德所以鼎鼎有名,盖其瓷质之白,彩画之精,固足颉顽御制也。”此对小杯即为此式,实为道光御制佳瓷精品,堪为宝藏。

葫芦形执壶是北宋早、中期十分流行的一种样式,定窑、耀州窑、景德镇青白瓷等皆可见,同时期的辽瓷中亦有,乃时代风貌。

执壶修长秀美,器身呈上下两节葫芦状,矮直口,圈足外撇未施釉。器身一侧出管状弯流,另一侧置带状柄。外壁施淡雅略泛灰色的天青色釉,釉质温润湉静,富有乳浊之感,其上呈现不规则紫红斑块,紫中透红,变幻莫测,美轮美奂,不可多得。

钧瓷始于唐盛于宋,为中国著名的五大名瓷之一,自宋徽宗起被历代帝王钦定为御用珍品,入住宫廷,只准皇家所有,不准民间私藏。在宋代就享有“黄金有价钧无价”,“纵有家产万贯,不如钧瓷一件”之盛誉。

本品为山西窑场产品,目前所见山西的黑釉油滴有银油滴和金油滴两种。小盏内壁满施黑釉,外壁施釉不及底,口沿及外壁局部釉薄处呈现褐色。内外黑釉地上可见银色油滴,形状圆润,大小相对均匀,独立不连片。足及胫部涩胎,刷黑色护胎釉,胎质颗粒较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