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支持|一条“琴悠墨香·名家古琴及琴室雅玩”拍卖专场5位斫琴师携琴魅力来袭

原标题:媒体支持|一条“琴悠墨香·名家古琴及琴室雅玩”拍卖专场,5位斫琴师携琴魅力来袭~

1991年生,师从浙派琴家黄德源先生,现为中国乐器协会会员,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会员,二级技师,中央音乐学院认证古琴教师,2014年创办弦外古琴工作室,从事古琴斫制和古琴文化推广。

宋人朱长文《琴史·尽美》曾说:“琴有四美:一曰良质;二曰善斫;三曰妙指;四曰正心。”我们秉承斫好琴以传世的理念,坚持以传统工艺斫琴。「听泉」这张琴以北宋宋徽宗御制的「松石间意」为原型,由浙派琴家黄德源先生监制并题写琴铭。面板为百年老青桐,底板为百年老梓木,纯生漆鹿角霜,为了后期音色更加沉静、温厚、细腻,灰胎上得较厚,采用传统的髹漆工艺。整个制作周期超过五年,有利于后期发声的稳定。古琴不只是一件乐器,它承载了(中国)几千年的音乐文化,是儒家文化和道家精神的体现。

凤凰是中国的吉祥图腾,“凤凰于飞 翙翙其羽 亦集爰止”这是出自《诗经》中的句子,原意为凤与凰在空中相偕而飞,祝福婚姻生活幸福美满。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有美人兮,见之不忘,将琴代语兮,聊诉衷肠”,西汉才子司马相如以琴相邀,赢得知音卓文君的芳心,传为后世佳话。凤势造型唯美,肩和腰部都有两道曲线,犹如凤羽一般曼妙婀娜,漆面细腻,隐隐露出鹿角霜灰胎的层次感。琴音柔和却很有穿透力。

这张凤势由著名的古琴演奏家黄德源老师亲自题名「听泉」。琴的底板还有鎏金的乾隆壬戌年间的御赏题词,艺术性和收藏性俱佳。凤势的线条具有独特的艺术感,多种曲线的结合,如云卷云舒,富有变化。从音色的角度来说,演奏时的听觉感受可以说是清如溅玉、颤若龙吟。

伏羲式古琴是最古老的一种古琴式样,造型浑厚,琴首微圆,颈部有一半月形湾入,腰部有两湾,音色宽宏,既美观又便于弹奏。此琴面板为福建三百年老杉木,材料来自福建省漳浦县康熙年间的古建筑房梁木,距今三百八十多年。福建的老杉木生长周期慢,木质均匀、稳定,选用的琴材无裂无结、纹理通顺。底板亦为福建百年老梓木,纯生漆鹿角霜,制作周期长达五年,经历了上百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是匠心的体现。面漆融入了福建漆艺的髹饰技法,加入了流金工艺,如同晚霞在夕阳映衬下的天空,一片祥云,流光溢彩。琴额镶有一块紫罗兰翡翠,如古代文人帽子上的冠玉,庄重典雅。

古人对于古琴的起源,一直可以追溯到神话传说时代。伏羲观凤栖于梧桐,乃象其形,所以修身理性,返其天真。神农也有制琴之说,神农削桐为琴,绳丝为弦,丝桐合为琴,此为神人造琴。此外还有圣人造琴,如仲尼琴;帝王造琴,如益王琴;文人造琴,如蕉叶琴等。相传在遥远的上古时代,伏羲巡游到西山桐林见祥云托着两只美丽的大鸟降落在梧桐树上,伏羲见此奇景异象召来木神巨芒问究竟。木神解释道:地上树木林莽千万种,只有梧桐树才能召唤凤凰,用此神木做乐器,必历千年而不衰。伏羲遂令人砍伐那根梧桐树而归,将此树截为三段,用手叩其上段,其音太清;叩其下段,其音太浊;叩其中段,其音清浊相济,伏羲遂将其斫制成琴。黄老师的这张琴,雅正清越,高洁不染纤尘,我演奏《白雪》来体现它的魅力。

这床琴的材质非常高级,配件采用了铜徽玉轸,徽位是紫罗兰翡翠,非常珍贵。漆面为点状晕染工艺,这种点染非常考验斫琴师的艺术创作性。福建的漆艺装饰技法丰富多样,色彩明丽和谐,可谓集众美于一体,具有非凡的艺术魅力。该琴音色悠扬,泛音清雅,按音醇厚,引人入胜。手感舒适,漆面如春意朦胧,斫琴技艺也很精湛。

仲尼式古琴是儒家的经典,文人琴的典范。在古琴的式样中,这是非常简洁的一种,只有腰部和头部两个凹进的线条,通体没有任何其它装饰,简洁而流畅、含蓄而大方的造型,体现了儒家思想的中庸与内敛。此琴面板为福建三百年的老杉木,材料来自福建漳州漳浦县一康熙年间的房梁木,距今三百多年,材料稳定,木质均匀,无裂无结,纹理通顺。底板亦为福建百年老梓木,纯生漆鹿角霜,制作周期长达五年,经历了上百到工序 ,面漆融入了福建漆艺的髹饰技法,漆面如同月光下的荷塘,星星点点,也像一个个细胞,孕育生命,层次分明。

黄老师的琴初弹可能并不惊艳,声音温婉、不张扬,但他的琴却很耐听。弹他的琴,让我一坐下来就不想起来。走弦非常舒服,没有任何压力,琴声幽幽,缓缓流淌,从容不迫,就像黄老师为人一样温润如玉,与他交谈如沐春风。我选择《渔樵问答》来体现这张琴。《渔樵问答》是一首流传了几百年的名曲,描写的是渔夫与樵夫的对话。古今兴废有若反掌,青山绿水则固无恙,千载得失是非,尽付渔樵一话。《琴学初津》云此曲“曲意深长,神情洒脱,而山之巍巍,水之洋洋,斧伐之丁丁,橹声之欸乃,隐隐现于指下。”《三国演义》开篇词中的几句“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可作古曲《渔樵问答》的妙解。此曲通过渔樵在青山绿水间徜徉自得的情趣 ,反映的是一种隐逸之士对渔樵生活的向往,希望摆脱俗尘凡事的羁绊。

众所周知,福建漆艺从脱胎漆器开始具有源远流长的发展历史,在继承和发展传统髹漆技艺的基础上,引领了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漆艺的发展。黄宝辉老师采用了点状晕染的漆艺工艺,在古琴制作上沿用了福建漆艺一贯的精湛技艺,使这张琴在整体上具有云雾般的视觉效果。弧面区域趋于偏平,方便演奏过弦。这张琴比一般的仲尼略宽,泛音清脆悦耳,如鸣声脆。按音悠扬委婉,引人入胜。

吴斌,林云山房创始人,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现为娄江琴社社长,中国古琴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九十年代在学校当美术老师期间,有幸与姚公白先生成为同事,并受到他的启蒙和熏陶。近十余年来,创立林云山房,开启斫琴之道。林云山房之古琴,宏古松润,突出古琴的匀,散泛按三音的协调,追求音源发声的宽实度,圆润度和包裹感,追求鼙鼓声。

吴斌老师琴棋书画皆有涉猎,高二时书法作品就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后在海牌大师余云阶的弟子杜培根教授处学习绘画,以前三的成绩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后做过学校美术老师,辞职下海经商后,创业成功后不久被骗巨额款项一贫如洗,后又做过外企高管,2000年后重新创立公司,代理国外先进的建筑施工技术,并进行研发和推广,行业内小有成就,苏州企业家杂志专栏采访,喜欢自驾新疆西藏,经历生死情怀,喜欢周游世界,北极的极光,非洲南部的星空。

商海沉浮历练,行摄世界,令人开拓视野,更宽大胸怀,倦淡之后,品一杯茶,抚我“林云山房”自担任娄江琴社社长后,成功组织举办了太古遗音第19场全国古琴演奏会,并参加了众多的大型古琴展出和演出活动,并接受报纸电视杂志的专门采访,随着学历和年龄的增加,我更愿意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比如斫琴。

这张仲尼式是4年前完成的。创作之前构思出发点是想做一张文人气息比较重的琴,追求音色古意、低沉厚重、震动充分合理、有鼙鼓声的古琴,而且手感要求要非常舒适,樨皮漆。外形上我比较大胆,把轮廓线做圆,做圆后出音方式,声音会比较柔,还有在舞琴的时候手碰到琴面会比较浑,感觉出文人的味道,那么以保证厚重的效果。成琴以后樨皮漆效果明显,而且非常古、非常透、润,非常苍劲,鼙鼓声,手感脆滑舒适,这张琴是比较满意的。

吴斌的这一张仲尼琴呢,它的声音非常质朴,我把它概括成苍净、浑厚。那么主要的感受呢,他的这个琴体震动非常充分。我们知道古琴 ,琴弦它是振动体,岳山是传导体,那么我们的琴体它是共鸣箱,只有三者达到最好的统一,才能让古琴产生最好的震动,产生古琴最美的声音。我觉得吴斌的这张琴是一张难得的好琴。我们知道琴有九德:“奇、古、透、静、润、圆、清、匀、芳”,那么作为演奏者来说,最大的感受这张琴是非常圆润的。我们知道古琴有鼙鼓声、金石声,特别是在远古时代,我们原来的这个古琴它是由蚕宝宝的丝弦做的,所以像金石声是很难得出现的,那么现在我们的古琴琴弦主要的都是钢丝尼龙弦,所以金石声很容易出来,反而我们的鼙鼓声是很难得的。所以这张琴就是属于鼙鼓声,是琴当中,我们演奏者、制作者都是非常追求的一种音色。

这床仲尼非常有意思,在琴面上可以看到隐隐透出的灰胎,甚至是星星点点的裹布、底板上的天地柱,这些在外观上都有不同的呈现,琴面的文化语言极为丰富,有一种继承传统又打破传统的意味。这张琴音色细腻,泛音高远,按音厚重,柔润而略带低沉,极似人声的吟唱。

这张仲尼式,自然纯生漆,是一年前完成的。当时创造这张琴时想法是,要重新设计琴的整体性的震动以及腔体,所以我把面板、底板,整体入手进行创作,外形、内腔做了改变。出音方式是多层激发方式,已达到音源点厚实的包裹效果。成琴以后,纯生漆漆面多重柒变,非常漂亮,线条流畅,出声非常厚实,震动合理,细腻,有鼙鼓声。

这张仲尼琴它的音色非常华丽,用我个人的定义呢,我把它定义成“玉箫声”。我们知道古琴有鼙鼓声、金石声、玉石声、玉箫声都有,那像这张琴我个人就觉得属于玉箫声。我个人有一种感受我觉得一张好的琴,不管什么曲子,不管什么流派、怎样的演奏习惯,它都有一个共识度,有一个普遍价值,不能说这张琴只能适合哪个流派弹。这张仲尼琴,我觉得它就是一个博揽众长,能够适合不同的人演奏的的一张好琴,它的手感非常舒服。另外一个,这张琴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高频和低频之间层次非常分明,特别是到了高频,比如说七弦到了四徽、五徽,甚至四徽以上,它的声音依旧非常挺拔,我觉得这个是很难得的。这也是一张适合不同人演奏的一张好琴。另外呢作为一个演奏者,弹了这张琴以后我有种感觉就是这张琴,它赏心悦目、因为吴斌他自己又是一个摄影家,也是一个美术家,他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是油画专业的,所以他对美呢,有另外一种把握。这张琴,第一个看上去特别漂亮,也很华丽,同时作为演奏者来讲,它的漆艺给我产生了演奏的一种幸福感。

吴斌老师这张仲尼造型古朴,和一般传统仲尼不同的是,在琴首部分弧度略略内收,呈现出一种高级感。琴的漆面非常有特点,做出了蛋壳漆画的艺术感,漆面浑然一体,斫制技艺非常精湛。这张琴整体音色深沉低调、透润,泛音清亮,按音深沉,走音细腻,有丰富的音乐表现力。应该说,琴的音色柔和有张力,琴面弧度合理,过弦轻松,适合专业演奏。

这张正合式古琴是一年前完成的。创作初衷呢,想胆子大一点创作一床声韵极佳的,低音非常足,高音穿透力强的古琴。那么这个琴的制作,我把琴首做宽2公分,达到非常厚重的一个效果。成琴以后效果出奇的好,跟自己预想的甚至超过想象了。自然纯生漆略带朱砂色,有断纹,震动非常合理,过弦和谐,有极强的爆发力,而且带来了鼙鼓声,那么在演奏当中表现力非常强,所以我对这张琴是非常满意的。

吴斌这张正合琴,它的音色非常宽宏。我们知道古琴它非常需要一种圆润的声音。这张琴,我觉得是一张非常适合演奏的琴:一个,它的音量是比较大的;第二个,它的散音、按音、泛音之间的声音圆润度,达到了一个很好的统一。我们知道古琴和所有乐器一样,它都有自己的器乐特点,特别是古琴,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最常用到的位置,比如说按音,我们就在九、十徽之间,因为这个地方它的震动是最充分的,还有就是七弦,我们看看我们演奏者家里的古琴,往往就是七弦这个路径,下面磨损的特别多,那么就是说我们在这个地方对古琴的制作要求很高,琴弦和琴面之间它的距离,古人有一句话叫“一纸又一指”,就是左边琴弦离琴面要有一张纸这么薄,右边要有一个手指这么一个间隔,这就是对古琴制作。怎么达到弹琴者的满意度,是非常要求高的。所以我把他这张琴定名为“一张非常优秀的演奏琴”,在演奏过程当中,它非常趁手,而且这张琴的漆艺打磨的非常细致,所以在古琴的上滑音、下滑音,在走音过程当中产生了一种很好的舒适度。所以作为演奏家来讲,这是一张非常适合在舞台上演奏,同时在家里演奏时也是非常细腻的一张好琴。

这是一张比较宽大的正合,弧形底板对加强琴体的整体振动是非常科学的斫制方式。漆艺上流水断和牛毛断兼具,同时嵌入朱砂纹路,非常少见。断纹的发生是一个缓慢递增的过程,它与古琴的木质、调灰工艺、上漆手法、表漆的厚薄、弹奏的方式、后天的保养以及经历的岁月都息息相关,充满着无法预知的偶然性。吴斌老师的漆艺特点比较具有个人风格,往往是多种漆艺表现方式的结合,以一种很和谐的方式出现在同一床斫琴作品上,我个人是很欣赏的。

《琴史》所记载“形态旖旎秀逸,蕉叶卷边⼯雅⽣动,⾳⾊润匀透静,为琴器中难得⼀见的珍品。”窗前一丛芭蕉,得荫下清凉之感,赏蕉窗夜雨之景,满满的文人情怀。琴体边缘似波浪式上下起伏,宛如一片翻转的芭蕉叶,其琴额与琴底面中央有一条长长的浅沟,似蕉叶之茎,蕉叶琴因此得名。这张蕉叶琴两侧起伏的曲线,自然流畅,叶边很薄。要蕉叶琴出好的形制音色,对斫琴师的综合技艺有一定的要求,也最见斫琴师的功夫。此蕉叶琴为老木斫制,生漆鹿角霜作胎,朱砂推光作漆面,红木配件,音色苍古透润,出音立体饱满、干净,共振强度恰到好处。

我想应该没有多少琴人会拒绝一张蕉叶琴。灵动优美的线条、细腻婉约的气质,总是让人见之不忘,一瞬千年。甚至有琴友戏称古琴只有两类款式:蕉叶琴和非蕉叶琴。还有一种说法是:蕉叶琴式立体式琴,其他琴是平琴,括号底板是平的。在众多斫琴比赛和古琴拍卖中,一张制作精良、音色优美的蕉叶琴,绝对能惊艳四座,脱颖而出。但是蕉叶琴公认是斫琴界难度最高的器形。线条繁复,腹槽空间非常小,不容易出好的音色,要做成一张好的蕉叶琴,必定是费琴百张,一事精致足以动人,“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一片小小的树叶,在孩童眼中,是可爱的玩具;在茶人眼中,是清香的饮品;在文人雅士眼中,是浪漫的曲线、是创作艺术品的灵感源泉。这张蕉叶琴秀外慧中,线条处理恰到好处,少一分则细扁,多一分则肥厚,音色清越,演奏曲目《醉渔唱晚》,快慢速音乐旋律的韵味它都能表现的淋漓尽致,我觉得是一张性价比很高的优秀蕉叶琴。

这张蕉叶漆面为点朱砂,面杉底梓,制作非常中正,可以说和斫琴传统的方法一脉相承。大家知道蕉叶琴的斫制难度为所有形制之首,因为呈流线型,内腔不能太厚,叶边要薄,外部曲线要自然流畅。中国文化中,朱砂镇宅辟邪,是吉祥之物。李老师的琴,朱砂分布都很有艺术感,且低音浑圆,高音激越,整体琴声很通透。

《三五历纪》有言“天地之初混沌如鸡子,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其中。”混沌就是古人设想的天地开辟之初的状态。此琴造型古朴圆润且有弧度,与常规样式相比,有着独特的美感。取天地混沌初开之意,无始无终、周而复始、绵绵不绝。此琴传统工艺斫制,大漆鹿角霜作胎,推光作漆面,雄黄调色作底色,如玳瑁高贵华丽,让人遐想。琴音厚重古朴,恬静圆润,灵韵天成。

《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这是混沌式古琴的设计灵感。混沌式是一款没有任何菱角,周身浑圆的琴。这在所有琴式中,独树一帜。它的意义非常高古,造型也是最极简的。但问世时间却不算很悠久,这很有趣。混沌式琴身因为没有折角,共鸣往往更充分容易出好的音色。这张混沌琴音色非常的淳美,轻轻地拨动其中的一根弦,它便发出一种使整个房间都为之颤动的声音,那音色非常清澈,但是它也有一种深邃低沉之感,仿佛这乐器是铜做的而不是木制的,从最轻弱细腻的泛音如寺庙屋檐下的风铃,到浑厚低音颤动的深沉,充满了丰富的戏剧性。演奏曲目为广陵琴派代表作品《平沙落雁》,秋高气爽,风静沙平,云程万里,虫鸣天际,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曲意借鸿鹄志远之,写逸士之心胸,是近三百年来,流传最广的古琴作品之一。

这张混沌以黄色面漆点染,按音醇厚,泛音清亮,混沌的造型简约,线条流畅,没有棱角,共鸣效果非常好。我多次提过偏纳音这个腔体的制作方法,是按照太极的弧度来设计的,在面板内腔呈现出曲面结构的时候,可以令高音弦所在的部分,腔体较大;低音弦所在的部分腔体较小。那么高音和低音的张力就会比对称腔体扩大很多,这个结构考验的是斫琴师调节琴体发生均匀度的能力。而这张琴在偏纳音的腔体处理下,形成了很好的声学效果。

傅玄《琴赋》记载:“神农氏造琴,所以协和天下人性,为至和之主。”齐桓公有鸣琴曰号钟,楚庄王有鸣琴曰绕梁,中世司马相如有琴曰绿绮,蔡邕有琴曰焦尾,皆名器也,作为四大名琴之一“绿绮琴”本身就有着美妙的传说。我斫制的这张绿绮琴形制规矩简洁,音色甜美圆润、干净细腻,宛如天籁。传统工艺,老木制作,生漆鹿角霜作胎,少许朱砂作色。

【晋】傅玄《琴赋序》中载:齐桓公有琴曰号钟,楚庄王有琴曰绕梁,司马相有琴称绿绮,蔡邕有琴做焦尾,此皆名器也。后世奉为中国古代四大名琴。绿绮也因此成了古琴的雅称之一。很多古诗词当中,描写古琴的部分呢,也会用绿绮这个词来指代,如诗仙李白的名句“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我想诗仙一定是在这大自然的造化奇景和蜀僧的清妙琴音中,安住了,沉醉了。琴音袅袅,我心清静,如经流水洗过一般,不知不觉,暮色已现,一世荣华,不如半山听雨。有人觉得,只有物质丰富,才能闲适安逸,当你从外走向内心,听琴,就如听雨。溪云到处自相聚,山雨忽来人不知。山中,听雨打树叶,看远处朦胧,心中自会有一份说不出的恬静,这种安宁,不需要外物给,从内心就可以生长出来。听雨,伴着不惹尘埃的琴弦低吟浅唱,一个人沏一杯茶,抚一曲琴,临窗而立,极目远眺,思绪便可随琴音流淌,婉然,沉静,从容。

绿绮原本是汉代著名文人司马相如的一张琴,梁王慕名请司马相如作赋,相如写了一篇如玉赋相赠,梁王就以自己收藏的绿绮琴回赠。他精湛的琴艺配上绿绮绝妙的音色,使绿绮琴成了古琴的别称。唐代诗人李白有“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的著名诗句,可见绿绮这个形制古琴的历史悠久。李全老师这张绿绮音色苍古透润,走手音醇美,声韵并茂,意蕴深厚,可以说得了广陵派斫琴之妙旨。

王俊,自号广陵人,挹琴坊坊主,青年斫琴师。黑龙江省古琴学会顾问,河北省古琴协会荣誉理事,哈尔滨古琴学会顾问,吉林省文化科技研究所顾问,大连尺八学会顾问。

启蒙于广陵刘蓉珍先生,现师从吴门裴金宝先生。早年受家庭影响致力于仿古乐器的研制,尤善斫琴,所斫之器由数家博物馆收藏。

斫琴十数载,其琴透染出鲜明的江南文人审美取向,以音匀、质净取长。尤是近年来,对古琴各种音色的平衡能力愈加纯熟,其琴亦愈加沉静透润,抚之有如泉石环绕,身处于幽篁之中,对月抒怀,一派天线.

我叫王俊,是一个七零后的斫琴人,从零四年开始斫琴,至今已经有十八年了。在弹琴方面,零六年启蒙于广陵的刘蓉珍女士,零九至今师承吴门裴金宝先生。受老师的影响,我斫的琴型隽秀、音质沉厚,追求一种书房器的感觉。近几年来所斫的琴风开始明晰,于是我将自己的作品,分为“诗,礼,乐”三个级别。今天呢,首先这张“诗”级别的正合,面板取材于清代老杉木,底胎贴布,加生漆鹿角灰胎,漆面略现朱砂,音色细腻清灵、松透圆润,整体线条清瘦文气,是我比较满意的作品。

王俊老师的这三张拍卖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朱砂点染。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古代,皇帝用朱砂批文,称之为“朱批”,来显示自己至尊无上的皇权,可见朱砂的尊贵。中国文化中,朱砂镇宅辟邪是吉祥之物。我们在故宫藏琴里见到的明代「龙门风雨」、「月明沧海」等琴都是朱砂面漆,只不过它们都是在黑漆上罩以朱砂漆的。

我叫王俊,一个七零后斫琴人,从零四年开始斫琴,至今已经有十八年了。在弹琴方面,零六年启蒙于广陵的刘蓉珍女士,零九至今师承吴门裴金宝先生。受老师的影响,我斫的琴型隽秀、音质沉厚,追求一种书房器的感觉。近几年来所斫的琴风开始明晰,于是我将自己作品分为“诗,礼,乐”三个级别。这张“礼”级别的仲尼,取形于唐代的一张老琴「梅花落」,其形隽秀,轮廓线条精练协调。面板我采用的是明代的老杉木,梓木的底板,传统手工制作,面漆隐现朱砂。“礼”级别琴的音色更沉静绵厚,可以作为书房操弄,也可以作为专业演奏用琴。

秀气,整体音色干净明快,泛音飘逸、清脆高远,按音通透韵长 ,如天外之声。

我叫王俊,是一个七零后的斫琴人,从零四年开始斫琴,至今已有十八年了。在弹琴方面,零六年启蒙于广陵的刘蓉珍女士,零九至今师承吴门裴金宝先生。受老师的影响,我斫的琴型隽秀、音质沉厚,追求一种书房器的感觉。近几年来所斫的琴风开始明晰,于是我将自己的作品分为“诗,礼,乐”三个级别。这张“乐”级别的落霞,采用明代老杉木的面板,民国梓木底板,外形清秀,没有市面上其他落霞琴的笨重感。音色可以说是具备了沉、古、清、芳,这也是我最推崇的音色。我的音色审美主要来自我的恩师裴金宝先生和另外一位斫琴大师李明忠先生,在十多年不断的学习和调整下,现在“乐”级别的琴可以说是我对琴器的所有理解都集合于其中了。

在所有的落霞形制中,有一种我们称之为“小落霞”,以秀美精致为特点。王俊老师这张琴用的是点染工艺,音色柔和沉郁。落霞的形制像一朵彤云,要求琴体线条流畅、含蓄大方。这床琴音韵悠长,显示了儒家中庸内敛之道。

这款蕉叶琴首先受香港唐建垣先生的启发,因为取材呢,它是非常重视他的轻,第一个是轻,第二个松和透,为选材特点。然后从而要达到腹腔要有足够的震动空间,这样的话,它底面相和,产生琴体整体的震动,从而达到那种音色的气势磅礴效果。这床蕉叶琴的制作,也是经历了很长时间,它是甲午年制的,因为制作过程非常的繁杂,后续还做了很多的反复的校音、开腹,然后重新合琴,经历了反复很多次、很多年之后,一直到今年年初,然后终究还是合琴成品的,然后试音,果然是不负所望,做到就是非常满意这张琴。

凤势琴,这个琴的款式,它是起自于北宋年间宋徽宗的御制琴“松石间意”款式。琴型通体修长,线条柔美,整个琴型看起来有君子文人之风。这款凤势琴,选材是千年汉木,又名杉木,它是距今有1800年左右了,它是甲午年制,制作工艺采用了室外操作,让琴从最初的刨面挖腹到灰胎制作,整个过程都是在风吹日晒雨淋等恶劣的环境下完成,途中经反复调音,多次修复,最终成品。这款凤势琴的漆艺色彩灵感来自于秋天的落叶,所以它有这一种沧桑、古朴,一种美感。

这张凤势的形制取北宋宋徽宗钟爱的“松石间意”,面板材料采用了汉木。过去我们见到的汉木古琴,一般都有非常优秀的泛音表现,但这张琴经过槽腹处理,按音也很深远、雄浑、厚重,如钟磬之声。走手音内敛温厚,是一张“文琴”。在漆面断纹上,制作出了线条很好的大蛇腹断,应该是在自然环境下生成的,有千年老琴的味道,工艺很精美,充分体现了中国斫琴技艺的古味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